中古史中心分馆在服务创新中的探索与实践

 

 

一、读者服务的宗旨与原则

 

读者服务工作,是专业图书馆工作的核心,一切围绕教学、科研而开展的图书馆建设,均应落实在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和服务行动上。读者对专业图书馆认可与否,是评判图书馆工作的重要标准,而能否吸引高层次读者,更是关系到专业图书馆发展方向的决定因素。将专业图书馆的服务人群,定位于教师及硕士、博士研究生等高层次读者群,紧紧围绕其教学、科研之所需,开展全方位、多层面的服务,是专业分馆读者服务工作的重要宗旨与原则。

服务创新不仅是数字化、网络化的需求,而是学科创新与发展的需求,是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需求,因此创新永远是进行时,不是完成时。服务创新体现的是个性化服务,无论服务的形式还是内容,对不同人群、不同层次的读者应该明显不同。服务创新最主要是人的观念的创新,是人的能力与水平的创新,其核心是人的提升。专业分馆的馆员首先应成为本学科领域的学科馆员,这是实现服务创新的基本保障和前提条件。

 

、服务创新在中古史中心分馆的探索与实践

 

分馆的服务创新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文献资源建设的创新、文献资源整理与利用的创新、阅览咨询服务的创新、数字化建设与信息服务的创新。

 

1、文献资源建设的创新

开展与教学科研结合更为密切的文献资源建设,是专业分馆不同于中心馆的特色之一。如:

§坚持教授选书制度,保证藏书学术质量

§围绕科研项目购书,满足科研课题需求

§及时追踪学术动态,掌握最新科研成果

利用与身在教学科研一线的教师、研究生近距离接触的优势,追踪相关专业领域的研究信息和追踪学者的研究动态,及时获取本学科领域最新研究成果,是中古史中心分馆在文献资源建设中保持特色和优势的重要方面。

其次,在文献资源建设创新中,同一研究领域图书馆之间的馆际合作,在分馆文献资源建设中十分重要。与海内外相关研究领域科研机构及图书馆的交流与合作,特别是出版文献、数字化典藏的互通有无,相互交换,是完善专业分馆建设、满足读者需求的重要方面。专业文献的交流与交换是同一学科领域图书馆建设的常态,是不可或缺的日常工作。同时,文献交换也是跨学科、多学科研究发展的需求。

主要做法:

              ◆以中古史中心的出版物进行交换

              ◆以代购图书方式进行交换

              ◆以复制图书来获得交换

其三,文献资源建设的创新,还体现在始终以教学、科研课题带动图书文献的发展,创立全国性专业特色文献中心。例如,利用北大“985(一期)盛唐项目的经费,中古史中心分馆已初步建成了国内一流的唐研究资料中心。目前“985(二期)3-14世纪中国历史的多元文化环境项目已经启动,借助项目经费,已陆续购入了大量中国古代民族史研究史料与论著,希望在项目结题之日,搭建起中国古代民族史研究资料与文献的研究平台。并在此基础上,创建各类史料和研究文献的数据库。

其四,与国内外学者和学术研究机构建立直接、紧密的联系,是吸纳、增加专业文献资源的重要途径。分馆不断更新、开拓专业文献资源,又成为吸引更多专业读者的先决条件,使资源开发与读者需求的互动进入一种良性循环。

 

2、文献资源整理与利用的创新

针对本学科专业的教学科研需求所作的资料收集、整理、翻译等略带有研究性质的工作,曾是历史系资料室工作的重点与特色。继承资料室的传统,重视对所藏图书文献资料的保存、整理与开发利用,是专业分馆服务于读者的重要方面。

例如:根据科研需求,利用中古史中心现有馆藏,整理、编制数字化的宋人传记索引数据库。是正在做的重要项目。

又如余嘉锡读已见书斋藏书15000余册,由其子余逊的夫人徐孝婉女士,捐赠给了北京大学历史系,现藏入中古史研究中心图书馆。余嘉锡先生的学问始于目录学,而其学术之渊博,也得益于目录学。他将目录学纳于学术史之中。余嘉锡先生的藏书,虽并不以稀有版本为特色,但其收罗之广,且坚持读书校书的研究方法,在书中保留了大量批注,无疑是学术研究史上的宝贵财富,极具收藏与研究价值。这批价值很高的图书如不经整理,很难利用。

为整理这批赠书,首先成立了由教授、图书馆员、研究生共同组成的余嘉锡读已见书斋藏书综合目录整理项目组。为了提高参与整理者的水平,我们组织了3次培训,分别是:

       明清版本研究(辛德勇教授)

       宋元版本与目录学(桥本秀美副教授)

       古籍目录学(沈乃文研究馆员)

       参加培训的不仅有项目参加者,更有很多来中古史中心图书馆看书的硕士、博士研究生。

 

3、阅览咨询服务的创新

阅览咨询是专业图书馆读者服务的重中之重,是读者服务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和最重要的一项工作,需要图书馆工作人员具有熟练的技能及相应的专业知识。努力改革并超越以开架及一般性咨询为服务目标的传统,向人性化、个性化服务发展,已成为多数分馆的追求与共识。

阅览咨询服务涉及的范围十分广泛,目前我们所能做到的有以下方面:

              ◆为新读者(目前仅限于学者)介绍图书馆的基本藏书情况与藏书特点;

              ◆帮助读者查找图书(使用网络联合目录及到书库内找书);

              ◆回答读者所有与查阅图书相关的问题(如不同版本图书的比较等);

              ◆网络查询或打电话到外校图书馆咨询,帮助读者搜寻本馆未藏图书;

              ◆电话方式帮助本地或外地读者核对史料、出处、版本等信息;

◆帮助国内外教师或研究生购买所需图书资料(包括美国、德国、台湾学者);

◆开展馆际互借和文献传递,不仅在分馆与中心馆之间,也不仅是双向的传递,而是多元和多向的合作,往往能够帮助读者解决看似无法解决的困难。 

       阅览咨询服务向个性化、多样化发展,就可以吸引更多的专业读者。

读者服务量化统计:

仅以20061-12月为例,来中古史中心分馆阅览的读者达到4832人次。

 

2006112

 

262

本系

3423

留学生

本校

41

国外

研究生

239

 

博士生

2050

外系

995

留学生

校外

52

国外学者

92

 

硕士生

2094

外校

414

 

 

参访者

23

 

本科生

177

 

 

 

 

 

 

 

进修生

146

 

 

 

 

 

 

 

其他

53

 

 

 

 

 

 

 

总计

4832

 

 

 

 

 

 

 

 

      

 

其特点表现为:

来中古史中心分馆阅览的读者仍以研究生为主体,硕士与博士生二者总和占到读者总人数的85%,如加上教师的读者比例,则占到读者总人数的91%,显示高层次研究者利用中古史中心图书的人员比例极大,基本实现了以高层次读者群为主体的服务目标。

校内其他系的教师和学生995人次,校外学者、研究生414人次,其总和占读者总人数的29%,几近三分之一。国外学者和研究生占有的比重与上个学期持平。

 

      

4、数字化建设与信息服务的创新

e时代的图书馆,数字化文献与研究网络的利用,已越来越成为研究者的迫切需求。目前中古史中心的服务器、网络布线及通往各研究室的终端等硬件设备已基本具备。已经实现按期在中心网页上发布新书目录与查询,使用中心馆已开通的数据库检索网络数据库,及各研究项目进展情况的检索等。

使用信息技术,充分拓展分馆所应具有的高层次服务功能。中古史中心分馆利用北京大学校园网络,在阅览室为读者开通了《四库全书》、《四部丛刊初编、续编、三编》、《二十五史》、《石刻史料全编》、《国学备要》、《十通》等文献的全文检索系统,以及电子刊物的全文检索,并为特殊需要的研究者提供国外研究机构的数据库检索。

中心科研人员制作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研究数字化图像信息库》、《1986年以后出土的魏晋南北朝墓志资料全文检索数据库》、《20世纪辽金史论著目录全文检索数据库》等均在制作、完善过程中。与台湾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柳立言先生架设的宋史研究网络实现了链接。

在数字化建设与信息服务的创新中,由于电子文献的开发与利用需要投入较大的财力、人力、物力资源,加之版权的限定较为严格,目前除了少量西文论著,大量的史料文献电子资源还未能实现馆际间共享。为了减少网络资源的重复制作与资源的浪费,充分实现图书文献资源的合理利用与共享,我们建议以北大中心馆古籍部为主体,中古史中心分馆协助,共同协商并扩展与海内外中国古代史学图书馆之间的实质性交流,特别是古籍文献电子资源的合作开发与利用。

 

、读者服务中的矛盾与困难

 

读者服务好或不好的标准,是以读者满意度来衡量的。建立读者监督机制,是改善服务的关键。例如我们将每月一期的新书发布都传送至历史系中国古代史教师的私人信箱中,从而将新书采访置于全体古代史教师的监督之中。

在工作中,对图书馆员来说,很多读者认为不理解、不方便的事,却恰恰是馆员要遵守的工作规范。

       例如:

              ◆图书不能外借与读者需求的矛盾;

              ◆拒绝全书复印、不鼓励复印与读者需求的矛盾;

              ◆普通线装书、甚至善本书的管理与读者呼吁开架的矛盾;等等。

       这些矛盾尽管是对每一个个别的读者,但个体的综合就是整体。

读者服务的发展与困难方面,虽然我们购置有两台复印机,为有需求的读者提供复印服务,但我们的图书没有复本,为了保护图书,特别是精装书、绝版书及海外的图书,我们鼓励拍照,不鼓励复印,因此一直维持较高的复印价格。

中古史中心分馆专职资料人员仅有1人,尽管聘有临时资料员2人协助工作,且工作十分努力、辛苦,但因未受过中国古代史基础专业训练,不了解专业领域研究状况和古代史图书分类。由于经费缺乏,无法解决资料人员长期、大量加班的劳务费。也无法满足读者节假日开馆、平日延长开馆时间的要求。更由于经费、书库面积等因素的制约,目前图书仍无法购置复本,因此仍无法满足读者希望凭证自由借阅的要求。

 

服务创新最主要是人的观念的创新,是人的管理能力与水平的创新,其核心是人的提升。无论是图书信息资源还是文献的数字化建设,都要依靠人的管理才能得以实现高效能的利用与开发。

从国际上专业性、研究性分馆的经验来看,馆员除了要具有本学科专业训练基础,还应积极参与学科领域的科研项目与课题,站在科研一线,才能及时了解教学科研的需求,也才能具备在国内外进行学术交流的基本能力。在专业人员聘用、技术性人才引进、流动人员管理和使用等方面,建立人才培养、流动和竞争机制,已成为分馆建设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