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馆业务工作专题研讨会

之二:文献编目工作

中古史中心分馆  臧健

 

一、分馆编目工作原则

    在中国传统学术界,特别是史学界,做学问讲究从目录学、版本学入手,以此作为进入学术研究的门径。一个不懂目录学,不懂历史文献学的人,在史学研究上是无法入门的。目和录,是目录的合称,目是篇名或书名,录则是对目的说明和编次,也称为序录或书录。中国古籍自周秦至明清,流传下来的不下5、6万种。从西汉刘向作《别录》开始,把每一种书都注明时代和作者,以及篇数和卷数,兼论其内容和学术源流,是中国目录学的奠基之作。中国古代史籍编目的意义,在于它既是一项工作,更是一门学问。

    如果说采访工作决定专业图书馆的方向与结构体系,编目工作则是对于所购图书的加工、整理,直接决定着图书管理与读者服务的水平。在图书馆实现网络化管理的今天,能否清晰、准确地向读者展示文献信息,使其快速、便捷地查找到所需文献,是编目工作的原则与要求。

二、各类馆藏文献回溯编目情况

    文献回溯工作未完成部分,一是线装书和部分古籍丛书,其特点是数量较大,另外有一部分要入秘籍琳琅库,分馆没有权限。二是日文图书,大馆的日文编目人员缺乏,另外现有数据库与日文不兼容,做进去的图书很难检索。

    回溯存在的困难:

    古籍部分如果等待大馆做完,我们加复本,时间较长(因大馆有40万册线装书和古籍未入数据库);如果自己做原编,经费太多(原编一册1.60元),分馆无法承受。

三、新书编目情况

    新书编目周期:我们的新书从到馆至上架,时间基本在一周之内。

    复本续卷当天完成,套录和原始编目2-3天内完成。

    2004年以来,与分馆办已形成良性循环的模式:即“复本续卷分馆自己做,套录和原始编目由分馆办编目队伍协助我们做,我负责全部图书的校对和原始编目的分类”。这一分工协作不仅提高了数据库的质量,大大加快了我们进书的速度,更省去了分馆单独聘临时工、单独培训的麻烦,更为中古史中心节省了经费。经过一年多的磨合,证明这样的做法很适合人文学科进书量大、速度快、而编目人员只有1人(我和小郐各占半个人)的现状。特别在数据库质量的保证上,明显优于分馆所聘临时工。这种做法也符合“实现统一编目”的长远发展目标。

    在大馆编目队伍进行改革、调整之后,仍然继续延续这一做法,套录和原始编目由编目部潘筠老师协调,协助我们做。

    “余嘉锡读已见书斋藏书”15000余册的整理编目,先填写表格,完成所需各项的著录,然后录入数据库。余嘉锡先生的学问始于目录学,而其学术之渊博,也得益于目录学。他将目录学纳于学术史之中。为更好地完成编目工作,分馆组织编目人员(硕、博士生)进行了3次培训:

       1、明清版本研究(辛德勇教授)

       2、宋元版本与目录学(桥本秀美副教授)

       3、古籍目录学(沈乃文研究馆员)

    2005年12月2日,即将召开编目工作学术研讨会。

四、 编目工作协调、互补

    1、编目部协助中古史中心分馆完成中西文书刊套录和原始编目。

    2、中古史中心分馆利用专业优势,完善书目记录数据库,提升了数据库质量。如对书目记录中表外字的补充和错别字的修改,以及缺失著录项目的增补和完善等。

    例如:1、题名修改、补充,《唃厮啰——宋代藏族政权》,“唃厮啰”三字缺,已补上。

                        《桯史》,“桯”字缺,已补上。

                        《皕宋楼藏书志》,“皕”字缺,已补上。

                        《青海方志资料类编》,“志”字错为“地”,已改。

          2、著者名修改、补充,《名臣碑传琬琰集》,作者宋大珪,“珪”字缺,已补上。 

                          《默记·燕翼诒谋录》,作者王铚、王栐,“铚、栐”二字缺,已补上。

                          《西辽史研究》,作者魏良弢,“弢”字错为“韬”,已改。

    仅2002年第一学期,就修改、补充了50多条记录。

五、 编目工作中碰到的问题

    1、人天记录中书名、著者、出版年、页码等不准确。

    2、我们的书早于大馆编目2个月,先给的索书号与大馆后来给的不同;或对大馆的索书号有疑义,而另外给索书号。

    3、目前分类法中的问题:

      a、涉及古代史的部分太简单,如:D691 古代政治制度 (职官、科举、法律等),应按朝代细分,否则排架很困难。又如:K870.6 敦煌学 包含敦煌诗歌、说唱文学,佛教经录,契约、社邑文书,天文历法,历史地理,石窟艺术等社会历史文献及研究成果,现有分类法或分到其他类,或杂放在一起。

      b、历史、地理部分仍按照传统学科分类,对于跨学科的书如何分类没有体现,如:知识考古学、民族地理学、历史统计学等等。

      c、制定分类法的人员与研究者的思路、认识不一致,如:中西交通史,属于古代区域历史考古的范畴,放在中国外交类里,很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