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走有北大特色的分馆建设之路

——厦大、武大图书分馆建设考察报告

 

中古史中心分馆  臧健

 

    2005年早春三月,北大中心馆领导做出了一个极有魄力和远见的决定,组织现有院系所图书分馆的负责人和即将加入分馆的资料室负责人共计20余人,参访了厦门大学和武汉大学图书馆,听取了这两所大学建设图书馆分馆的经验介绍,并就相互关心的问题展开了讨论。

    考察的时间虽然短暂,但给我留下的印象却是极为深刻的。厦门大学图书馆是一座极富现代特色的新式建筑,武汉大学图书馆则是建于民国二十三年(1934)的传统老式建筑,似乎从这新与旧、现代与传统的外观建筑文化中,也隐隐能感受到两个图书馆的主人在不同的历史传承中所受到并延续的建设理念差异。由于每一所大学都因受到地域、历史、环境、资源、规模等多方面的影响而不同,其图书馆的分馆建设也呈现出明显的多元化趋势。从有限的相同及多方面的不同中,汲取别人的优势,坚持自身的特色,这或许是多元化社会中求生存与发展的必然之路。

    以下我想从三个方面谈谈自己此行的感受:

一、厦大、武大在图书分馆建设上的特色与优势

厦门大学图书馆在分馆建设上可以称之为先行者,从1998年2月开始,学校就以下发文件的形式明确规定取消院系所资料室,按学科门类建立图书专科分馆。其过程分为机构重组、人员调配、文献配置等多个方面。武汉大学图书分馆则是在2000年高校合并基础上组建起来的,现有文理、工学、信息、医学4个分馆,除文理分馆外,其余3个分馆的前身即是合并前的各校图书馆。2001年武大也曾试点将院系资料室收归校图书馆,做法与厦大略同,但图书的回溯编目仍因人员的缺乏而至今尚未开始。

综合厦大、武大在图书分馆建设上的特色与优势,我认为有这样几个方面:

其一,厦大、武大的分馆建设均是自上而下实施的,首先由学校的行政办公会议形成决议,然后下发至图书馆与院系所执行,因其改革一开始就体现为学校行为,学校均给予了较大的经费投入与人员的支持。

其二,厦大改革的力度较大,在借鉴国外大学图书分馆经验时,采取一步到位的做法。其优势在于通过一次性重组,完成了文献资源和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与合理利用。但在实践中,由于人事、项目、经费、管理等多方面体制与国外大学并不相同,在体制转换初期,原有问题与矛盾相对较为突出。

其三,校图书馆总馆一体化领导有利于对分馆人员的业务管理与专业水平的提高。高校文献信息服务体系的建立,首先依赖于高素质人才队伍的组建与使用,无论是图书信息资源还是文献的数字化建设,都要依靠人的管理才能得以实现高效能的利用与开发。

二、坚持走有北大特色的分馆建设之路

    未走出北大之前,虽然也从各类论文及介绍中,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其他高校的做法与经验,但并不清楚其中的差异究竟在哪里,更不知道我们自身的特点是什么。此次考察的最大收获,即是从别人的经验中认识了自己。

    如果从中古史中心4年来建设分馆的实践出发,我认为坚持走有北大特色的分馆建设之路,应该成为北京大学分馆建设发展的方向。以中古史中心分馆为例,我认为北大分馆建设的特色有多个方面:

    其一,北大的分馆建设从一开始,就体现出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的结合与互动,既有下面资料室迫切要求实现自动化管理的呼声,又有北大中心馆领导对于全校图书文献体系建设实行总体规划的设想,最初的分馆多为二者结合的产物。由资料室自下而上的呼吁与推动,对于实施分馆自动化建设所需的经费、人员等付出给予了最大限度的支持与合作;而北大中心馆自上而下地领导并具体拟定分馆建设方案,又给予由资料室转型的分馆以全方位的业务指导与技术支持。二者的结合与互动,使北大的分馆建设顺利迈出了第一步。

    其二,北大中心馆领导对于分馆建设的总体方向和思路均与世界接轨,但过程却是根据北大自身的特点而安排的,并非一概照搬或套用。根据北大多数学科资料室历史长、文献丰富、专业性强、购书经费与科研项目挂钩等特点,在分馆建立初期,除少数分馆是新建机构,大部分均是在原来各院系所资料室基础上实现的机构转型(包括合并)。一方面调动了各院系所领导和原资料室人员的积极性,另一方面缓解或避免了大规模合并所产生的诸多矛盾。实践证明,分馆建设的第一步实现以资料室为基础的转型,是以最少投入实现最大效益的转型。

    其三,北大的分馆建设采取的是循序渐进的方式,条件成熟一个发展一个,并不强求批量与快速。其优点在于,建设分馆并不同于文革前或文革中资料室的简单合并,分馆办的领导与各分馆均是在共同摸索中前进,没有现成的经验等着你,边探索、边积累、边实践、边发展,形成了稳中发展的格局与特色。

    其四,北大资料室向分馆的转型,是在一个长时段内、与中心馆不断互动的过程中逐步实现的,这个过程也是分馆不断发展完善的过程。分馆终归与中心馆有着多方面的不同,仅在建立网络联合目录的过程中,就面临着与中心馆编目部、自动化部、流通部、期刊部等多部门的协调与合作,哪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将是对多方面的影响。其中分馆办公室起了非常重要的协调作用,或许可以说,分馆办是使分馆与中心馆始终在良性互动中发展的保障。

    其五,北大在建分馆之初,即十分明确地支持、鼓励分馆向专业化、特色化文献中心的方向发展,将分馆的读者定位于研究生与教师等高层次读者群。这一定位是符合北大多数分馆的特色与现状的,由此可以促进分馆沿着专业化的方向更上一层楼。

三、对北大分馆建设的思考与展望

    从国际上成功的经验来看,分馆与中心馆决不仅是小与大的区别,而是同一个文献信息服务保障体系中的不同环节,不同环节起着不同的作用,环环相扣才能形成高效运行的体系和网络。

    我个人认为,要建立合格的分馆,首先应明确对“分馆”含义的认识。分馆决不是与中心馆签了协议的资料室,也决不仅仅是进入了网络联合目录数据库的资料室。分馆发展的方向,首先是中心馆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心馆的左膀右臂,它的功能与效率不能丝毫亚于中心馆。没有高标准与高效率,没有自身的文献与服务特色,分馆将会停留在一个挂了分馆名的资料室,而这将是北大分馆建设最大的失败。

    要建立合格的分馆,首先离不开学校领导与中心馆领导观念上和实践上的大力支持与帮助;离不开院系所领导观念的转变,变轻视资料室为重视分馆建设;离不开分馆人员自身素质与专业能力的提高。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而在这之中,将重视“人”的发展放在第一位,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我认为对任何事业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对分馆来说,更不能以“我是分馆了”为名义来等、靠、要,分馆体制的转换,意味着分馆将在激烈的竞争中求生存与发展。无论从北大分馆发展的长远目标来看,还是改革中优胜劣汰原则来看,不合格分馆早晚会在竞争中被淘汰与兼并,这是十分残酷的游戏原则。分馆资料员应该具有生存的危机意识与竞争意识,充分利用分馆提供的有利条件而寻求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