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中的北京大学图书文献保障体系

——以分馆建设为例的思考

 

沈正华    臧  健

(北京大学图书馆,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北京 100871)

 

   摘要:本文以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的实践为例,探讨了高校分馆建设的多元化趋势,重点论述了分馆的功能与定位,分馆与中心馆关系的协调,网络环境下的资源共享,分馆建设中投入与回报的利益关系等理论与现实问题。文章还针对分馆建设发展的前景与困境,探寻如何构建符合新世纪读者需求的新型高校文献保障体系。

        关键词: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

 

   2001年,当北京大学人事制度改革刚刚进入轰轰烈烈的讨论之中时,一场针对图书文献保障体系的变革已经在院、系、所资料系统悄然兴起。这就是以世界一流大学图书馆发展模式为目标、以院、系、所资料室转型为基础、以网络联合目录数据库建立为特色的图书馆分馆体系建设。当年有5个院、系、所资料室与北大中心馆签署了资源共享协议书,正式成为分馆。在其后的4年时间里,分馆发展至14个。现在,以北京大学中心馆为核心的全校文献保障体系已初步形成。

   中国高校图书馆推行的中心馆与分馆并存、一校多馆制,是直接借鉴国际一流大学经验的结果。③厦门大学是实行分馆制改革的先行者,其变革始于1998年,此后则有武汉大学、北京大学、云南大学、天津大学、大连理工大学等多所高校陆续跟进。由于每一所大学的地域、历史、环境、资源、规模等情况各不相同,其图书馆的分馆建设也呈现出明显的多元化趋势。随着分馆建设越来越成为高校体制改革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于什么是“分馆”的定位?如何看待和协调分馆与中心馆的关系?如何实现网络环境下的资源共享?如何评价分馆建设中投入与回报的利益关系?进而更需提出,究竟如何构建符合新世纪读者需求的新型高校文献保障体系?都成为高校改革中不可回避,亟需深入探索的问题。

   由于分馆建设是近年来在高校兴起的新事物,有关的研究论文,特别是高质量的研究成果并不多。值得关注的主要研究成果有:萧德洪《资料室的分馆化改造:厦门大学的经验》[1](P7),介绍了厦门大学将分馆化改造纳入学校行为,通过一次性重组,完成文献资源和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与合理利用的过程与思路。沈正华《北京大学图书馆系统的规划与建设》[2](P64-69),介绍了北京大学图书馆在创建一流大学过程中,进行分馆建设的指导原则、具体做法及由此引发的思索。宋光淑《构建三层次文献资源建设和服务体系:高校院系资料室改革探索》[3](P83-84),以云南大学院系资料室为例,提出分层次整合学校资源,走总馆、分馆、特色文献中心三层次文献资源建设的新路。中山大学叶楚璇《论高校学院图书分馆的发展方向》[4](P101-102),首先介绍了关于高校系资料室发展前景的三种观点,分析了合并资料室为学院分馆的好处,并提出了网络管理、建立特色数据库等分馆发展的方向。天津大学张昉《我国高校图书馆分馆建设初析》[5](P904-906),分析了高校分馆建设的定位与特色,分馆发展的主客观因素,提出强化分馆建设的对策。刘琼《对高校图书馆系统建设的反思》[6](P131-132),以武汉理工大学经验为基础,分析了高校分馆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及成因,以及同步发展、发挥优势等改革建议。

   由于分馆建设在我国高校体制改革中尚属新生事物,各校做法亦不尽相同,以上成果对于如何定义分馆的认识与阐释也各不相同。但所有文章都具有的共识是,分馆建设模式已是高校文献信息体系改革的一部分,探索其定位与发展已成为当务之急。本文希望在借鉴以上成果的基础上,以北京大学建设分馆的实践为例,对此做进一步探讨。

一、 分馆建设的实践与特点

   北京大学图书馆领导建设分馆的理念是,借鉴国际一流大学设立图书分馆的经验,将“新的北京大学文献保障体系定位在校中心馆和学院分馆两级机构的模式上,由此实现对全校文献资源的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统一布局,从而最大限度地节省人力、物力、财力;通过数据库共建,使用统一的自动化系统,提高分馆工作人员的业务技术水平,从而提高分馆的文献资源管理水平和读者服务水平;实现在网络环境下的文献资源共享及提高全校的文献资源保障水平。”[7](P32-35)

   北大中心馆领导对于分馆建设的总体方向和思路均与世界接轨,但过程却是根据北大自身的特点而安排的,并非一概照搬或套用。例如,从北大现有院系资料室的实际情况出发,制定出近期目标与最终目标:用3-5年时间,在全校建设20个分馆,基本实现全校文献资源的共建、共知、共享。分馆行政上属学院领导,业务上受校中心馆领导。随着学校改革的深入发展,最终形成包括医学部、理工、综合人文、经济、法学、艺术、深圳大学城、北大研究生院等在内的6-7个专业分馆,形成统一管理和资源共享的新型北京大学图书文献保障系统 [8](P32-35)。

   为推动和搞好分馆建设,北大中心馆在分馆建设之初,首先成立了由两名研究馆员为领导的分馆建设办公室,制定分馆建设工作规划并具体实施。分馆办的职能不仅是在技术上为各分馆建设提供强有力的支持,比如:多次培训分馆的资料人员,提高他们的业务能力和联机编目水平;建设编目队伍,突击完成已加入网络化建设的各院系资料室的编目工作;解答分馆日常工作中的各种疑难问题等;更为重要的,它是各分馆与中心馆各部门之间沟通、联系的纽带,是北大分馆建设的重要保障[9](15-17)。

   从2001年北大建立第一个分馆到现在,依托SIRSI与CALIS系统软件,利用两个数据库记录,完成了13个分馆24万余册图书的回溯编目工作。11个分馆开通了流通模块,实现了检索、借还、预约的自动化管理。4年来,在实现文献信息资源的统一管理与资源共享,提高规范化、现代化管理水平方面,迈出了重要一步。虽然成果只是初步的,但通过网络目录快速与便捷地检索图书,大大方便了读者查阅、使用文献的功能已充分显示了出来,不仅已进入分馆的院系多次反映现在的图书好查多了,更多外系、外校的研究生和学者也从网络目录上了解到分馆的馆藏,而前来阅览与查询。分馆的研究环境与服务水平随着网络联合目录的建立而提高,与相关研究单位的交流与沟通随着网络联合目录的建立而扩展。以网络联合目录的建立为起点的分馆文献信息自动化建设,开始收到了预期的成效。

   如果从4年来已建设的14个分馆的经验来看,分馆建设首先离不开北大中心馆全方位的大力扶持与帮助。如多次召开分馆建设经验交流会;及时制定管理的政策与措施;分馆办公室在人员培训、网络维护、技术咨询、交流考察等方面的具体指导。所有这些扶持与帮助是分馆建设必不可少的重要保证。

   此外,坚持走有北大特色的分馆建设之路,无疑已成为北大分馆建设发展的方向与共识。北大分馆建设的特色体现在多个方面:

   其一,北大的分馆建设从一开始,就体现出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的结合与互动,既有下面资料室迫切要求实现自动化管理的呼声,又有北大中心馆领导对于全校图书文献体系建设实行总体规划的设想,最初的分馆多为二者结合的产物。资料室自下而上的呼吁与推动,对于分馆自动化建设所需的经费、人员等给予了最大限度的支持与合作;北大中心馆自上而下地领导并具体拟定分馆建设方案,对由资料室转型的分馆给予全方位的业务指导与技术支持。二者的结合与互动,使北大的分馆建设顺利迈出了第一步。

   其二,根据北大多数学科资料室历史长、文献丰富、专业性强、购书经费与科研项目挂钩等特点,在分馆建立初期,除少数分馆是新建机构外,大部分均是在原来各院系所资料室基础上实现的机构转型(包括合并)。一方面调动了各院系所领导和原资料室人员的积极性,另一方面缓解或避免了大规模合并所产生的诸多矛盾。实践证明,分馆建设的第一步实现以资料室为基础的转型,是以最少投入实现最大效益的转型。

   其三,北大的分馆建设采取的是循序渐进的方式,条件成熟一个发展一个,并不强求批量与快速。其优点在于,建设分馆并不同于文革前或文革中资料室的简单合并,分馆办的领导与各分馆均是在共同摸索中前进,没有现成的经验等着你,边探索、边积累、边实践、边发展,形成了稳中发展的格局与特色。

   其四,北大资料室向分馆的转型,是在一个长时段内、与中心馆不断互动的过程中逐步实现的,这个过程也是分馆不断发展完善的过程。分馆终归与中心馆有着多方面的不同,仅在建立网络联合目录的过程中,就面临着与中心馆编目部、自动化部、流通部、期刊部等多部门的协调与合作,哪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将是对多方面的影响。其中分馆建设办公室起了非常重要的协调作用,或许可以说,分馆办是使分馆与中心馆始终在良性互动中发展的保障。

   其五,北大在建分馆之初,就提出了“文献分藏、读者分流”的指导思想,十分明确地支持、鼓励分馆向专业化、特色化文献中心的方向发展,将分馆的读者定位于研究生与教师等高层次读者群[10](P32-35)。这一定位是符合北大多数分馆的特色与现状的,由此可以促进分馆沿着专业化的方向更上一层楼。

二 分馆建设中的投入与回报

    分馆建设必定要有投入,由学校拿出一大笔经费对分馆建设进行先期投入,目前不仅对北大,对多数高校来说都是不现实的。而对院系来说,面临的问题则是:先期投入与回报的关系是什么?是否可以实现自身的高回报?由原为院系独享的文献变为全校共享的资源,对院系而言是损失还是获取?是有利还是不利?说到底,院系为建设分馆出钱值不值?这个问题始终是困扰一些院系不能加入分馆建设的关键原因。

    院系对分馆建设的先期投入,如果扣除馆舍建设、硬件设备配套等方面,目前主要的投入,是回溯编目的人员劳务费。以2001年加入分馆的中古史研究中心为例,回溯中西文图书2万余册,投入了约2.5万元,平均每册书1元多。这种投入力度对现有院系所的资料文献建设来说,应该不成为问题。而且,随着中心馆回溯编目速度的加快,更多院系分馆的加入,网络联合目录数据库的数据越来越多,可以做复本、续卷的文献也越来越多,这就预示着在馆藏数量大致相同的情况下,后续参与院系对分馆的投入比早期加入分馆院系的投入只会少,不会多。

    投入要讲求回报,这是评价效益原则时不可回避的。对分馆建设和发展而言,如何看待投入与回报的关系,如何揭示并评价已显现的回报,已成为十分重要的问题。我们认为,回报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对院系自身的回报,一是对中心馆的回报。

    对院系自身的回报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建立网络联合目录,为资源共享提供了便利的条件,使得原本自闭门户的院系资料室打通了与北大中心馆及其他分馆的信息渠道。信息渠道的畅通,为初步实现校内文献资源互通有无、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创造了良好基础。

    2、开放性的网络联合目录,将已进入分馆系统的院系在资料与研究文献典藏方面的优势公开揭示出来,使原本仅限于少数人所了解的隐性优势变为显性优势,使原来只为少数人利用的文献变为校内外相关研究领域的学者共享的资源,不仅扩大了文献被利用的范围,更提升了文献的使用价值。例如,以网络目录的方式提高了中古史研究中心在校内外的知名度,这是在分馆建设之初所始料未及的。

    3、文献资源的共享顺应了学术研究向多学科、跨学科方向发展的趋势。网络联合目录更加方便了分馆自身学科以外的其他文、理科研究者查阅、利用所需文献;外校或外系学者来分馆阅览,也增加了我们了解其他学科研究者利用分馆文献资料进行研究状况的渠道。

    4、分馆在文献的规范化、现代化管理方面初步实现了与北大中心馆同步发展。好的文献如果没有现代化的管理手段,仍然不能实现其使用价值。管理手段的落后与缺乏培训,曾长期制约着系所资料室的发展。网络联合目录的建立,实现了分馆在管理上的飞跃。现代化技术手段和规范化的书目数据相结合,大大方便了读者的查询。

    5、随着分馆馆藏全部纳入中心馆数据库,北大图书馆面向世界的网页上,揭示了分馆的馆藏,校内外以及国内外的读者通过internet网可实现远程访问,使分馆的管理模式也完成了从封闭式到开放式的过渡[11](P36)。

    6、理顺了各系资料室与北大中心馆的关系,打破了过去各自为政,老死不相往来的状况。建设分馆的过程,也是分馆密切与北大中心馆及其他分馆关系的过程。北大中心馆支持分馆,分馆以北大中心馆为依托,共同构建北京大学图书文献信息自动化网络。

    从另一个方面看,尽管分馆建设仍处于初期阶段,但其对中心馆的回报也已初步显现出来:

    1、增加了馆藏的总量,建立起以北大中心馆为主干的全校图书资源网络系统。

    2、弥补了专业性图书北大中心馆馆藏的不足,分流了高层次读者群。据初步统计,分馆揭示的专藏,外文达到60%左右,中文达到40%左右,大大丰富了北大中心馆的文献资源品种[12](P32-35)。

    3、使北大中心馆拥有若干个北京乃至全国的专业性特色文献中心,如中古史中心分馆已初步建成全国学界公认的唐代文献资料中心。

    4、预期在不远的时期内减少中心馆复本的订购量,更好地实现资源的互补与共享。我们认为,不能简单地将重复订购定义为资源浪费,资源的节约应体现在资源的合理分配与合理使用上。专业性强的图书出现分馆重复订购,事实上是在分流高层次读者群。仅为某一科研领域专用的图书,中心馆完全可以减少其复本的订购量。例如,原来中心馆订购4本,现在社会学分馆和中古史中心分馆各订购1本,中心馆的订购就可以减为2本,而从全校来看,复本总量仍为4本,只不过是进行了资源重组。中心馆节约下来的经费,可以补充到那些基础性的、以及多学科、跨学科的文献上去。

    5、利用分馆的专业优势,完善书目记录数据库,提升了数据库质量。如对书目记录中表外字的补充和错别字的修改,以及缺失著录项目的增补和完善等。

三 围绕分馆功能与定位的思考

    近年来,围绕分馆的功能与定位,在图书馆学界已有很多讨论,分馆建设的模式也呈多元化趋势。例如:有由于高校合并,而由原来的总馆降为分馆的,如武汉大学的模式;有取消全校资料室,按学科分类重新组建分馆的,如厦门大学的模式;有在原院系所资料室基础上转型为分馆的,如北京大学的模式。亦有学者将现有分馆归纳为三种模式:即分散办馆模式、统一办馆模式和统分结合办馆模式[13] (P22-23)。

    不同的组建模式,其定位也不同。如武汉大学的模式,其分馆是在2000年高校合并基础上组建起来的,现有文理、工学、信息、医学4个分馆,除文理分馆外,其余3个分馆的前身即是合并前的各校图书馆,其馆址原本就不在同一个校区。校区地理位置的不同,以及原来作为总馆所具有的学科特色,使其分馆基本延续了原总馆的特色与定位,即为所在校区所包含学科的所有在校教师与学生服务。

    厦门大学的模式为通过一次性重组,完成文献和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与合理利用。早在1998年,厦大就以下发文件的形式明确规定取消院系所资料室,按学科门类建立专科分馆。其服务对象定位于所包含院系学科的全体教师与学生,即以基础读者群体阅览为目标。厦大改革的力度较大,在借鉴国外大学分馆经验时,采取一步到位的做法。但在实践中,由于人事、项目、经费、管理等多方面体制与国外大学并不相同,在体制转换初期,问题与矛盾较为突出,有些至今没有理顺。

    北京大学的模式则有不同,在分馆建设初期,即提出了分馆建设的原则:逐步实现文献分藏与读者分流,校中心馆,以基础学科交叉学科文献为主;院系所分馆,以集中建设专业对口文献为主。在服务对象方面,校中心馆以本科生为主;院系所分馆则以研究生、博士生、教师为主,开展有针对性的个性化服务。并由此实现全校文献图书保障体系的协调、共建与共享[14](P32-35)。应该说,这一定位是符合北大自身多数院系所资料室的特点的,也符合北大教学与科研的需求。

    在北大的历史上,图书文献建设始终包含两个方面:一是全校性的大图书馆,一是各院系所的图书资料室。如果将1920年文科研究所下设的编译室作为系所资料室前身的话,在北大早期发展史上,系所资料室就成为与校图书馆优势互补、协同发展中不可或缺的方面,为教学、科研提供了资料整理和文献保障[15](P472)。早期的资料室有着为本学科教学、科研服务的鲜明特色,特别是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资料室担负着编译、整理资料等重要科研课题。由于在五、六十年代的政治运动中,一批学科领域的著名学者被发配到资料室,使北大资料室曾出现过一段辉煌的时期。但多年来由于院系所资料室各自为政,特别是90年代以后,购书经费主要由各单位自行管理和支配,资料室与北大中心馆越来越呈独立分离态势,缺乏及时、快捷、全面的内外信息交流与沟通,难以实现文献资源与成果的共享,已无法顺应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趋势和挑战,更无法在快速、大量掌握资料信息基础上使学科建设更具创造力,从而实现高效率的信息增值和知识创新。而资料室向分馆的转型,既保持了原有馆藏的专业性特色,又纳入了全校图书文献服务保障体系之中,是一项双赢的战略决策。

    北大学科众多,除本科生外,各院系所的硕士、博士生、博士后占有相当比重。根据北大研究生院2003年9月的统计,在校博士生为4227人,硕士生为8372人,研究生总数达到12,599人。此外,进修、访问、交流的国内外教师学者每年亦不在少数。现有中心馆馆舍与藏书结构,并不能满足各个学科研究生以上高层次读者的特殊需求,保留原院系资料室的特色与功能,以分馆建设带动院系资料室实现网络资源的统一管理与共享,促进其管理的自动化,也是北大自身发展的迫切需求。

    要建立合格的分馆,首先应明确“分馆”功能的定位,分馆决不只是与中心馆签了协议的资料室,也决不仅仅是进入了网络联合目录数据库的资料室。分馆发展的方向,首先是中心馆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心馆的左膀右臂,它的功能与效率不能丝毫亚于中心馆。没有高标准与高效率,没有自身的文献与服务特色,分馆将会停留在一个挂了分馆名的资料室,而这将是分馆建设最大的失败。从国际上成功的经验来看,分馆与中心馆也决不仅是规模小与大的区别,而是同一个文献信息服务保障体系中的不同环节,不同环节起着不同的作用,环环相扣才能形成高效运行的体系和网络。

    要建立合格的分馆,首先离不开学校领导与中心馆领导观念上和实践上的大力支持与帮助;离不开院系所领导观念的转变,变轻视资料室为重视分馆建设;离不开分馆人员自身素质与专业能力的提高。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而在这之中,将重视“人”的发展放在第一位,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对任何事业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四 分馆建设发展的前景与困难

    如果说网络联合目录的建立是北大分馆建设迈出的第一步,那么如何巩固已有成果,如何提高分馆的专业化质量与深层次服务,已被提到议事日程。

    1、统筹规划,实现互补与共享。

    建立分馆是高校资料室的发展方向,中心馆与分馆是一个统一体,中心馆应将分馆作为自己的一部分来统筹规划,这点已逐渐成为北大中心馆及多数院系所领导与图书资料人员的共识。以这一认识为基础,全校的图书文献、馆舍、设备、人员和经费都应在这个统一体内统筹规划。

    在文献购置上,可以通过统筹规划,实现共享互补。如通过对借阅状况的调查,来决定总分馆购置比例,分馆可多购一些总馆借阅量大、续借不断的专业书籍,减轻总馆压力,由此实现优势互补。分馆馆舍、设备也应列入统筹规划,总馆应参与分馆馆舍的布局设计。如北大近年来改善办学条件,陆续新建了一批办公楼,其中的图书馆馆舍都有相当的规模,这对扩大和改善全校图书馆系统的馆舍条件与文献的合理布局提供了良机。继光华、生命科学、国关大楼建成之后,政府、法学楼正在修建中,新闻、文科楼开始规划。北大中心馆应该抓住时机参与规划,提出意见,并在购置图书馆设备上给予指导。即使对未加入分馆的资料室,这种统筹规划也应做在前面。建设分馆的经费问题,如果能从全盘考虑,统筹规划,对各院系所应不是一个难题。目前建设分馆的经费主要集中在回溯编目等方面,应不是个大数字,而各院系手中的“985”、“211”项目款中就应有图书文献建设款项。如能早期规划好,用在分馆建设上,经费应不成问题,主要还是认识问题[16](P17-19)。

    分馆要发展,应坚持资源建设中分馆与中心馆多领域、多层次的互补与共享,而不仅限于网络联合目录。如,已经与信息咨询部合作开发数字文献;与采访部在新书订购中实现及时沟通、交流信息,在合理配置文献方面实现互利与互补。

    2、提高分馆建设的专业化、数字化水平。

    科学的管理观念是分馆建设和发展的基本条件,坚持自己的学科特色、以项目课题带动资源建设、加快文献的数字化速度和提高读者服务层次应成为分馆建设的努力方向。

    首先,加强分馆学科建设理念,引入科学管理观,整合我校目前相对分散的分馆建设模式,向学科化、集中化方向发展,才有希望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以学科建设为基础、以专业入藏为特色、以高层研究为目的的分馆发展模式[17](P7-10)。

    其次,继续以科研课题带动图书文献的发展,创立全国性专业特色文献中心。例如,利用北大“985(一期)盛唐项目”的经费,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图书分馆已初步建成了国内一流的唐研究资料中心。目前“985(二期)3-14世纪中国历史的多元文化环境”已经启动,借助项目经费,已陆续购入了大量中国古代民族史研究史料与论著,希望在项目结题之日,搭建起中国古代民族史研究资料与文献的研究平台。并在此基础上,创建各类史料和研究文献的数据库。

    其三,建立特色文献数据库。由于文献数字化系统网络是一个巨大的工程,需要多方面的协同与支持,不仅要与校中心馆及时沟通,开展合作,也要与国内外相关学科的研究机构建立、完善交流与合作关系,充分吸收别人已有的成果,并逐步实现与国内外相关学科机构的信息文献数字化系统网络共建。数据库项目的成果形式应是网站建设,网站将依托于校园网或院系的局域网。目前需关注和探讨的问题是,如何保证在网上公开的各项研究成果的产权保护。

    其四,使用信息技术,充分拓展分馆所应具有的高层次服务功能。数字化建设与信息技术的发展,为分馆提供高水平服务创造了条件。目前各院系分馆的服务器、网络布线及通往各阅览室的终端等硬件设备已基本具备,有的分馆已经实现按期在院系网页上发布新书目录与查询。重视网络电子资源等虚拟文献的建设,广泛收集网络资源,特别是免费的电子资源,可以解决分馆建设中的经费不足。专业分馆馆员应根据本专业读者的需求,建立起一套传统与现代化结合的文献保障体系[18](P20-21)。

    3、建立高素质人才培养、流动和竞争机制。

    建立高素质人才培养、流动和竞争机制,是发展我校分馆建设的一项重要举措。高校文献信息服务体系的建立,首先依赖于高素质人才队伍的组建与使用,无论是图书信息资源还是文献的数字化建设,都要依靠人的管理才能得以实现高效能的利用与开发。目前的情况是,一方面图书馆事业正进入迅速发展的新阶段,对图书馆员的知识结构、业务技能以及协调能力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另一方面也正处于图书馆事业迅速发展势头与队伍基础相对薄弱、二者不相匹配的非常时期。北大的做法是,在不影响正常工作的同时,不断培训在岗人员,使之不断提高业务能力,这不失为高明之举[19](P27)。同时,借鉴其他高校分馆建设中专业人员聘用、技术性人才引进、流动人员管理和使用等等方面的经验,完善自身队伍建设,已成为分馆建设能否继续发展的关键。

    从国际上专业性、研究性分馆的经验来看,馆员除了要具有本学科专业训练基础,还应积极参与学科领域的科研项目与课题,站在科研一线,才能及时了解科研的需求,也才能具备在国内外进行学术交流的基本能力。

    4、分馆建设面临的问题与困境。

    目前分馆建设面临的状况是:现有院系馆员一般都身兼多项工作,既要搞好一线服务,又要做些研究或参与一些项目。加入全校文献资源共享系统后,工作量明显比以前增加。如何保护他们的工作热情,切实出台一些政策,使他们能够看到从事这个领域的工作是有前途和希望的,例如:参加培训、外出考察、岗位聘任、职称评定等方面,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20](P2-5)。北大分馆建设中人事制度改革迫在眉睫,学校对学科图书馆的人力资源进行宏观控制,要因具体情况而设立编制和岗位,不能简单一刀切[21](P28-30)。

    仅在北京大学本部,仍有近20多个院系所图书馆(资料室)没有加入分馆建设,还有60多万册文献没有回溯编目,北京大学的分馆建设仍在继续进行中,分馆建设任务还很重。尚未开展分馆建设的资料室中,情况比较复杂,有的是经费有问题,有的是馆舍环境等设施较差,也有的是对文献资源共建、共享心存疑虑,不太愿参加分馆建设。因此,分馆继续发展的难度越来越大。

    要将众多院系分馆合并成具有较大规模的专业分馆,需要在体制、馆舍、人员和经费等方面做很大调整,这是学校下决心和作计划才能实现的工程。北大目前的分馆建设工作还只是在图书馆和学院级层面上的动作,如何实现最终目标还需随着学校改革的深入发展进一步摸索[22][19](P32-35)。

    院系所资料室与中心馆一起,在北京大学的图书资料建设中曾共同走过了近百年的路程。在新世纪的改革创新发展中,我们期待着改革不仅是裁处不称职者,更将会带来对不同领域工作的人的同样尊重与重视,使每一个人都能在自己工作的领域发挥潜能。我们也期待北大的图书分馆建设,在实现网络联合目录之后,将会在提高人员素质、完善管理机制、加速信息自动化建设等方面,实现与北大中心馆同步发展。

 



 

作者简介:沈正华(1950--  ),女,汉族,北京市人,北京大学图书馆研究馆员;臧健(1951--  ),女,汉族,北京市人,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副研究馆员。

①此研究题目得到了北京大学图书馆戴龙基馆长的支持,在写作过程中亦有分馆建设办公室蔡蓉华研究馆员的悉心指正,在此一并致以谢意。

北京大学由资料室转型为图书分馆的单位和时间顺序如下:2001年:数学学院、物理学院、教育学院、社会学系、中古史中心;2002年:地球空间学院、经济学院、新闻传播学院、政府管理学院;2003年:软件学院、校史馆;2004年:哲学系;2005年:外语学院、艺术学系。

③萧德洪《资料室的分馆化改造:厦门大学的经验》一文中,简略提到美国康乃尔大学、哈佛大学、斯坦佛大学等建设分馆的经验。



参考文献:

 

[1]萧德洪.资料室的分馆化改造:厦门大学的经验.[J].北京:大学图书馆学报,2001,(4).

[2]沈正华.北京大学图书馆系统的规划与建设.[J].北京:大学图书馆学报,2003,(2).

[3]宋光淑.构建三层次文献资源建设和服务体系:高校院系资料室改革探索.[J].广州:图书情报知识,2003,(1)

[4]叶楚璇.论高校学院图书分馆的发展方向.[J].北京:现代情报,2002,(10).

[5]张昉.我国高校图书馆分馆建设初析.[J].郑州:情报科学,2000,(18)(10).

[6]刘琼.对高校图书馆系统建设的反思.[J].武汉:图书馆管理与资源建设,2004,(1).

[7]蔡蓉华.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概况.[J].北京: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通讯,2005,总(6).此刊物非正式出版品.

[8]同上注。

[9]严康敏.简论分馆办在分馆建设中的纽带作用.[J].北京: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通讯,2005,总(6).

[10]同注[7]。

[11]严康敏.联机编目在社会学分馆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 [J].北京: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通讯,2005,总(6).

[12]同注[7]。

[13]李凤堂.参观厦门大学、武汉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考察报告. [J].北京: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通讯,2005,总(6).

[14]同注[7]。

[15]萧超然等.北京大学校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

[16]潘京初.赴厦门大学武汉大学图书馆考察报告.[J].北京: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通讯,2005,总(6).

[17]章棣.汲取两校分馆建设经验,坚持我校分馆建设总体构想----厦大、武大两校分馆建设利弊之我见.[J].北京: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通讯,2005,总(6).

[18]叶元生.考察总结报告.[J].北京: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通讯,2005,总(6).

[19]金曦霞.厦大武大考察感受.[J].北京: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通讯,2005,总(6).

[20]沈正华.汲取兄弟院校成功经验,推动我校分馆建设再上新高.[J].北京: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通讯,2005,总(6).

[21]范淑兰.赴厦门大学图书馆、武汉大学图书馆学习考察报告. [J].北京:北京大学图书馆分馆建设通讯,2005,总(6).

[22]同注[7]。

 

The Changing of Peking University Library Documentary Supply System:

the consideration of branch library’s practice

 

Shen Zhenghua, Zang Jian

(Library,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Ancient Chinese History, Peking University, Beijing 100871)

 

Abstract: Based on Peking University branch libraries practices, this article discusses the multi trends of branch libraries development in university and college libraries, focus on branch library’s function and orientation, looks a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enter library and branch libraries, the resources sharing in union catalogue under the network environment, and the benefit analysis of investments and rewards during branch library’s development.

Key words: Peking University; Library; branch libraries pract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