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西北边疆平定与国家认同”开题论证会纪要

 

    2012年7月6日上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点项目“清代西北边疆平定与国家认同”开题论证会在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如期召开。开题论证会由项目首席专家、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朱玉麒研究员主持。课题组在京的部分成员参加了会议。开题论证会请到的校外评审专家有中国社科院民族所民族史研究专家刘正寅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新疆史研究专家王东平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西域史研究专家孟宪实教授、美国阿克伦大学(University of Akron)历史系清史专家赵刚副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主任荣新江教授作为评委和文科基地代表出席了开题论证会,北京大学社科部作为项目管理单位也派代表参加了会议。此外,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的部分研究生同学也前来旁听了此次开题论证。
    朱玉麒研究员首先就项目的选题缘起、前期准备、课题结构、研究框架、课题意义等方面进行了阐述。他认为虽然目前学界对清代西北边疆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研究成果,但是对于如乾隆两平准部、一平回部这种武功的文字表现却重视不够,所以对歌颂这种武功的“告成太学碑”就缺乏系统的调查与整理。而他自己从整理《西域水道记》一书发现这一问题开始,已经进行过多年悉心的搜集整理,也有一部分成果已经先期发表。为了系统阐发这一课题的学术意义和政治意义,这次希望通过立项对该课题进行阶段性的清理。这一方面可以对国际学界尤其是美国学界近年风靡的“新清史观”进行回应,纠正其过分强调的“满族本位”和“去中国化”史观的偏颇,同时也可以为中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发展进程提供一些历史经验。
    随后,课题组的成员代表史睿研究员也从文化与学术变迁的角度阐发了该课题的意义。认为清朝前期皇帝之所以要在“释奠礼”中加入“告成”环节,以此来呼应《礼记·王制》中的古典,与满族本身入主中原之初的文化焦虑感密切相关,所以最高统治着希望借助礼制或者说文化上的复古,实现大一统框架下的文化认同。
    参与开题论证会的校外评审专家一致赞成朱玉麒研究员所主持的“清代西北边疆平定与国家认同”课题具有重要意义,并各自结合自己的学术思路和科研情况提供了很好的意见和建议。孟宪实教授认为从课题组的前期调查结果来看,平定碑在各地的树立从政治统治展开的一个侧面显示了清朝皇帝的中国观,即满族统治者希望通过表现自己的文化接受能力,强调自己统治这个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合法性。他同时也提醒课题组成员,在论证的时候尽可能先弄清楚这种全国性立碑行为究竟是属于自上而下的命令式抑或是自下而上的跟风式。
    赵刚教授认为这一课题抓住了学界以往研究的薄弱环节,其成果必将突破“边疆征服”成说的束缚,为学界注入新鲜的血液。他还提供了一些供课题组成员参考的视角,认为边疆平定碑的树立实际上与清初的“经世致用”风潮密切相关,正是这样的时代风气,使得大量知识分子充分认识到“武功”的重要性,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清朝皇帝做出这样的决策。另一方面,告成太学的行为所依据的理论经典是《礼记·王制》,这又是在清初以来考据学发展从而使得《礼记》经典地位得以再发现并被重新提倡的背景下展开的。
    刘正寅教授结合自己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参与“中国历代边政通论”项目的经验与体会,认为“清代西北边疆平定与国家认同”项目对那些漠视或忽视汉文文本理解的国外研究者将起到批评性回应的作用。同时,它也建议课题组成员可以利用既有的资料及科研人员优势,适当阐发边疆和内地一般民众对“国家认同”的理解。
    王东平教授认为这一课题确实如课题组成员所设想的那样,兼具学术意义与政治意义。它可以成为解决历史文化认同的问题的经典案例之一,对这一课题的论证实际上也可以说是对当今多民族统一国家发展进程中的问题进行历史性的反思与回应。他同时建议课题组成员应适当注意国家认同中的多民族色彩,将中原汉族地区与新疆少数民族聚居区民众的认同进行简要的举证。
    荣新江教授也对课题组的项目操作等方面提供了建议。他认为课题组应当将注意力适当集中在平定碑本身的研究方面,避免过多的枝蔓。同时他认为课题组应该对碑的形制、书写体例及其多元象征意义进行细致的发掘。
    朱玉麒研究员随后对大家的认可与建议表示感谢。同时结合自己既有的课题准备情况,就各位评审专家提出的问题进行了积极的回应,也与大家就平定碑本身的复杂性、“新疆”一词意义和内涵的变化等问题进行了扼要的讨论。他表示,课题组全体成员一定会在实地考察的基础上,拿出优秀的课题成果来。(郭桂坤)



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