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图书馆旧藏宋元版研究——近代版本学发展史研究之一”开题论证会

    

    2012年12月4日下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北平图书馆旧藏宋元版研究——近代版本学发展史研究之一”开题论证会在北京大学儒藏研究中心437会议室举行。会议由课题负责人、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桥本秀美主持,参加会议的其他课题组成员包括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副馆长、研究馆员陈红彦、北京大学副研究馆员张丽娟、国家图书馆副研究馆员李坚、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讲师叶纯芳,本校历史学系博士生马清源担任了秘书。会议对此课题的总体情况作了大致的介绍,并研究了编写体例、具体工作分工及经费使用等问题。
    会议首先由桥本教授发言,桥本教授首先对各位与会专家的能够参加此次会议表示感谢。桥本教授扼要介绍了本课题的缘起和研究意义,他指出,从1912年《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出版,于今恰好100年,在这100年中,从清学部图书馆到现在的中国国家图书馆,这家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公藏图书馆中的善本古籍,无论历史如何风云变幻,代有人管,不同时代的著名学者如缪荃孙、夏曾佑、赵万里等人分别为之编订善本书目,作详细的记录与鉴定考察的工作,脉络清晰可循,研究这部分善本书及相关的善本书目,也恰好反映出了这100年间善本图书管理的发展历程,不仅十分有趣而且具有非常重要的版本学意义。与会专家一致肯定此课题的研究意义,表示此课题的研究,不仅在版本目录学研究上有着重要的意义,而且对于研究我国的图书管理发展史、版本学史等方面也具有重要的价值。
    桥本教授接着介绍了关于本课题的设想,因为课题涉及的善本书有数千种之多,如果进行全面的研究,存在可操作性上的实际困难,因此本课题的研究不拟面面俱到,而是精选具有代表性的善本书进行研究。基于以上考虑,1929年编纂成的《旧京书影》一书进入课题组的视野,此书日本学者如阿部隆一、尾崎康等先生多有利用,国内由于难以见到等原因,长时间内对其缺少足够的重视和利用,至几乎不知道其存在。该书共716叶的照片,除去一书不同页面的照片,实际包含善本书不到300种,数量较为合适,在具体研究上也有可操作性。且该书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11年影印出版,利用较为方面。因此,课题的主要研究拟以《旧京书影》一书为线索展开。
    随后,课题组成员在课题的总体框架设计、成果形式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决定以《旧京书影》所记录的善本书为中心,往前追溯这些书在缪荃孙《清学部图书馆善本书目》、夏曾佑《京师图书馆善本简明书目》、张宗祥稿本《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旧京书影》之提要亦出于此)等的记载情形,参以与《旧京书影》大致同时间的赵万里《北平图书馆善本书目》,并往后追踪、清查每一部书的下落,结合王重民、赵万里、阿部隆一、尾崎康等先生的版本鉴定成果,为每一部书重新作详细的注释,并对不同时代各学者不同的鉴定意见进行具体分析,撰写编者按语,最终形成课题的初步成果《〈旧京书影〉详注》。
    桥本教授接着对课题研究涉及的几部善本书目作了简单的介绍,并说明了在对这些书目利用时需要注意的问题。他指出,缪氏、夏氏、张氏三部《书目》在具体内容上有明显的继承关系,而其中又以学部《书目》为详,以前对学部《书目》关注较少,现在发现其有自己独特的价值,而且学部《书目》也是这批善本书编写书目的起点,值得重视。1916年之夏氏《书目》较为简单,而对学部《书目》有了一些调整。张氏《书目》稿本则学部《书目》、夏氏《书目》的基础上,进行全面补充增订,对原书的配补改动也较大。1933年的赵氏《书目》,因为馆藏调整、善本书补配等原因,其《书目》又有了更大的变化。虽然1916年与1933年两版书目有《异同表》注明两者之间的差异可资利用,但《异同表》本身排版讹误不少,在具体利用过程中需要根据具体内容进行仔细的校订。
    另外,桥本教授还展示了新近通过日本学人得到的京都大学藏张宗祥本《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抄本,通过与先前获得的东京大学藏同书抄本对比,确定了张宗祥本《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整理、利用底本问题。他指出,因为张宗祥本《善本书目》属于未刊稿本,故而存世只有抄本,通过对比目前得到的两份抄本可以发现,两抄本应当都是从原稿本抄录而得,惟京大藏本抄写整齐,应当是誊抄本。至于东大抄本则抄写较为潦草,并有大段后来涂改加入的内容,而且抄录不全,存在着删省小部分条目的问题。与会专家经过讨论,一致同意确定以京大抄本为底本来整理、利用张宗祥本《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
    会前,桥本教授还草拟了《旧京书影》注解样稿,并于会中发给与会专家进行了讨论,各专家对注解的具体做法、体例等方面进行了交流。桥本教授还以《旧京书影》中涉及的《汉上易集传》、《汉书》两书为例,具体介绍了拟定的编写方式,并请各位专家对这种编写方式的价值及有没更好的编写方式提出自己的意见。张丽娟副研究员表示赞同桥本教授提出的编写方式,认为,这样的编写体例脉络清晰,至于在编写过程中如果有新的发现,可以适当增加按语。陈红彦研究员建议先行按照桥本老师确定的体例编写,一段时间后如果有新的想法可以再开会讨论,她同时提出,同样一种书可能有几种不同的版本,具体工作复杂,建议适当吸收部分学生加入课题组,以加快课题研究进度。
    会议还进行了本课题的合理分工。通过讨论,确定按经史子集四部划分,由课题组成员每人负责一部分。在具体的分工方面,大致确定张丽娟副研究员以经部为范围,陈红彦研究员以史部为范围,李坚副研究员以集部为范围,大致各负责五十种书,剩下部份由其他成员负责。(马清源)

 


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