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獺食蹠

 

辛德勇著
中华书局,2016年3月 ISBN 978-7-101-11455-3


目次

陳壽《三國志》本名《國志》說
公序本《國語》“我先世后稷”文證是
題周啓晋先生庋藏舊抄本《釣磯立談》
題蘇繼廎先生舊藏清抄本《考定蘇文忠公年譜》
《長安志》出版說明
記東方朔《五嶽真形圖序》存世最早的寫本
雒陽武庫鍾銘文辨僞
我書架上的《孔子家語》和《家語疏證》
仿真新印美國哈佛大學賀騰圖書館藏《永樂大典》二支兒字史料價值略述
美國哈佛燕京圖書館藏《永樂大典》十九庚形字史料價值問題辨析
紹良先生舊藏出相本《佛說阿彌陀經》刊刻年代小考
題天一閣舊藏明刻本《天臺集》
紹良先生舊藏影印本《四松堂集》識語
晾書娛壽
雕鐫天花亂墜的世界
簡論清代中期刻本中“方體字”字形的地域差异

初入師門
史念海先生創辦《中國歷史地理論叢》季刊的經過
【附】史念海先生《述〈中國疆域沿革史〉書》
悼念陳橋驛先生
爲古史延續命脉
受難的先賢
讀書得間  慎守其獨

從尚功到守文,司馬光如何構建漢武帝
為什麼要寫《製造漢武帝》?
關於一篇訪談的談話
自  序

編錄在這裏的,主要是我近年撰寫的有關歷史文獻研究和鑑賞的文章,另有幾篇,是以緬懷前輩師長或談論古今學術爲主題。一如既往,所涉及的典籍相當雜亂,時代從先秦到晚清,性質則從煌煌正史到上海灘上無聊文人的遊戲筆墨。從哪一角度看,似乎都無所歸依。給文集起名,依然還是一件難事。
內容既然駁雜不純,就祗好動腦筋從形式上找共性。這些文章論述的問題,都瑣瑣不爲大雅所屑,就像啃雞爪子,儘管也有些肉,但祗那麼一點點。把啃雞爪子這事兒妝點雅化一下,即爲“食蹠”。另一方面,我這些文章還都不避繁複,累累贅贅地大量羅列史料,或是排比引證類同的史事,猶如獺之祭魚。這種做法,顛倒語序簡約言之,便是“祭獺”。合此二端,就把這部文集題作“祭獺食蹠”,從其實也。
我自知駑鈍,無論怎樣努力,也絕不可能把學業做成事業。藉用清人俞樾講過的話,讀書寫文章,不過“聊賢于無所用心而已,固不值大人先生一笑也”。這是我述學爲文多隨興之所至的一個根本原因。也正因爲如此,纔隨手撿到什麽就研究什麽。當然,由於眼界低下,揀到的都是一些瑣碎微末的題目。如果一定要談對治學的路徑有什麽自覺認識的話,那麼,我很喜歡宋人程頤論道時講的一句話:理無大小,灑掃應對便是形而上。即使真的對學術這一“事業”有所追求,我也希望自己老老實實地走下學上達這條路。這樣,假如運氣足夠好而且壽命也足夠長的話,說不定哪一天真的能夠有所開悟,由卑近而稍至於高遠。不然的話,抗之以爲高,鑿之以爲深,恐怕明眼人更要爲之齒冷了。
至於論證問題,一味雜陳史事史料,在我自己的行文技巧方面,固然缺乏簡練的表述能力,但另一方面,在主觀追求上,我也更想通過豐富的史事史料來說明問題。清儒治學,考據一個問題,常常需要舉述眾多論據。如王念孫動輒徵引十數證,曲暢其說,以明一字之義。我們與古代歷史之間,相距很遠,存在諸多隔膜,研究者的主觀認識,很容易出現偏差。舉述足夠豐富的史事史料,展開更嚴密的論證程序,斟酌於句讀文義之間,關注更多的細節,都有助於我們儘量減低這樣的偏差,使研究結果更具有實質性意義。
昔朱文公嘗有語云:“是非理會極仔細,即道理極精微。”論證歷史問題,要想做到“極仔細”,談何容易,需要具備太多太多的知識,讀太多太多的書,但治學的趣味也正在讀書求知的過程之中,吾心嚮往之。

2014年3月25日記

 


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