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学书城

 

辛德勇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12月,ISBN 978-7-108-03234-8

 



 

目 录

自 序

念书买书
黄永年先生与古文献研究
谭其骧先生写给我的一封信
漫谈丛书零本的收藏
记我买过的几部影印本古籍

品书评书
默室求深,备其宣导
聚遗刻以还正史传
从泝于九州河山
旧京新黄图
徐松身后之东西两京城坊
探索者的足迹
去欧罗巴看震旦图
沿革也要传承
识往古兵略于聚米图经
华夷交争之世的草莽英雄

说书论书
中国人文地理的传统
知闻地中海
也说“匆匆不暇草书”
由国朝到宫室再到里坊
子虚乌有的金刻本《旧五代史》
东莱考史例说
明刻本《广游志》
清后期的历史地图
清代城镇街头的公众文字信息
跋绍良先生旧藏无著盦辑校《草窗词》
《全唐诗》补遗

后 记

 

自 序

    这是我关于读书与藏书的第四本文集。寒往暑来,又是一年过去。去年的今天,编辑好上一本文集的时候,我在序言里讲,恐怕至死也不会停止搜集和品味心爱的书籍。再转过一岁,就要进入孔夫子所说知天命之年,已经清晰触及生命旅途的一大界限,看人,看世界,都有了不同的感觉,想尽可能减除一些桎梏和负担。阅读和品味书籍,一时还很难割舍;但在这一年里,却是很干脆地超离了对搜求旧书的耽溺。
    汇编在这里的文章,大多是一年来的新作,也有一部分过去发表的东西。除了谈藏书与读书的心得和感想之外,里面有几篇文章,是应人之邀所撰书序,另外还有几篇书评。收入这些文章,是因为文中写有我对相关文献或学术问题的看法,而不只是出于应酬的浮泛空话。
    清代学者彭兆荪,在一首警醒自己不要随俗刊刻诗集的诗里曾经写道:“不求元晏先生序,不要东林佛院交,只与同心二三子,一灯风雨省传抄。”前贤自我约束如此,吾辈动辄灾梨祸枣,实在惭愧。不过,如同甘亭先生在同一组诗里所说:“一检缃囊一搔首,过来无限好华年。”扭头回望在风雨青灯中流逝的年华,不拘贤愚,都难免心生感慨。编成这本文集,主要是想清理这一年的读书生活,重看一眼度过的日子。还不知道是否有出版社来印它,但这并不重要。

2008年6月9日记

后 记

    衷心感谢三联书店孙晓林女士和各位负责人,接受出版这部文集;特别要感谢朱竞梅女士,花费很多心力使它能够印制成册,帮助我留下一份凝固的记忆,同时也有机会和读者见面。
    大家都知道,孔夫子是把人的资质分作生而知之、学而知之、困而学之和困而不学四等。生而知之是圣贤的天资,学而知之则应属大师的禀赋,这是因为孔安国解释“困而学之”的“困”是“有所不通”,读书知理而绝没有什么“不通”的窒碍,自然非大师莫属。我资质驽钝,做不来自成一家体系的大学问,又不甘心混迹于“困而不学”的下民,随心所欲,胡乱读书多年,动笔写文章,只是尝试对自己有所不通的地方做出一些解释,或是谈一谈粗浅的认识和感想,所以,这部文集就以“困学书城”来作书名。
    收在这里的文章,大多做过不同程度的增补润色,特别是为适应本书的形式,更换了许多篇名,但基本内容和观点并没有改动。假若有人引述,文字请以此为准。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文中所配书影,除《跋绍良先生旧藏无著盦辑校<草窗词>》一文之外,均摄自本人藏书。因为没有什么像样的收藏,版本固不足称道,惟尽量使其内容与文字相匹配,或许对文字叙述能够有所丰富,同时也可以使版面不至于过分呆板。
    近年我还写过两篇研究版刻史的专题论文,字数稍多,没有收录在这本文集里,是因为对中国版刻史上其他一些重要问题还另有想法,计划陆续再撰写几篇文章,等将来积累到足够篇幅时,汇编成一本中国印刷史文集。

2009年3月26日作者自记

 


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